纽约时报报道勾勒NBA远东困境 联盟正失去中国

美国当地时间2月2日,《纽约时报》杂志刊登大型专题报道聚焦NBA在中国市场的缩水轨迹,作者在数月的时间内走访中国篮球多个领域,通过大量采访勾勒出一个正在全面转型的中国篮球世界。

CCTV-5的频道总监江和平、上海男篮老板姚明、中国篮协官员、来CBA淘金的众多NBA外援,面对不一样的话语平台,他们也说出了许多不一样的、大胆的抱怨和不解。

威尔森·钱德勒来中国已经6周了,他基本上已经适应了中国奇怪的新生活,最近钱德勒又想给自己文一个新文身。钱德勒身高6英尺8英寸(2.04米),但是他庞大的身躯对于那些文身而言显然不够大。他身上大约有100多个文身,比如为纪念在密西根把他拉扯大的祖母奥利维拉,钱德勒就把她的名字文到了脖子上,和他手臂上的小名距离不远。而他著名的“Thrill”文身则穿过了他的整个二头肌。于是中国的文身师傅们像寻宝一般才在钱德勒的左手肘处发现一块处女地,然后把他的中文名字“钱得嘞”文了上去。在几分钟的痛苦后,中国永远在钱德勒的身体上烙下了印记。

这个文身也成了钱德勒不靠谱的中国之行最好的纪念品。钱德勒效力的球队浙江广厦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在CBA联赛的间期,他登上长城游过北京,还在上海坐了回磁悬浮,并开通了自己的新浪微博。对24岁的钱德勒而言,今年本来又是普通的一年,作为不受限制的自由球员,他要考虑的只是需不需要接受掘金或其他球队给他的合同。但是因为停摆,一切的平静都被打乱了。带着对整个NBA赛季的怀疑,钱德勒在去年9月决定远赴大洋彼岸的中国,他也成为了本赛季登陆中国的第一批NBA球员。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NBA居然在11月就结束停摆了。而之前那些前往欧洲淘金的球员纷纷提前跳出合同,他们像归巢的燕子一般回归NBA的大家庭。

“我做了一个决定,”钱德勒在去年12月中旬颇为无奈地告诉我,“君子一言,驷马难追。”CBA常规赛将在2月15日结束,不过钱德勒效力的浙江广厦应该会进入季后赛,所以他的回家时间只能一再延后。

如果钱德勒对他如今的遭遇感到痛苦,那么NBA总裁大卫·斯特恩能做的也只有说“我很遗憾了”。但对于CBA,一手遮天的斯特恩和他的NBA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如今NBA已经陷入了中国市场这个大坑。不过联盟似乎不承认这一点,NBA还在展望他们在中国的美好未来:在中国成立分公司,即NBA中国;在中国也照猫画虎搞个山寨NBA联赛;投资建设一些顶级场馆,开正版零售店出售NBA官方产品。

这些计划听上去很美好,甚至合乎逻辑,因为之前相对于CBA,NBA收视率更高,关注的人更多,还有一大群会为科比和勒布朗而疯狂的球迷。姚明更是NBA在中国的扛旗者,火箭队比赛的收视率往往是其他比赛的2到3倍,当然这其中也有姚明参加全明星赛的影响。

但是这些优势已经灰飞烟灭了。由于伤病的原因,姚明在30岁的黄金年龄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姚明如今是CBA上海大鲨鱼的老板,衣锦还乡的姚明已经成为了大鲨鱼的标志。在姚明退役后,NBA的收视率下降的幅度不止一点点。此消彼长,今年CBA的收视率开始暴增,部分原因就是钱德勒等大牌NBA球员的加盟。CBA也重塑了不少明星球员,比如大刺头马布里,与他在NBA时候的恶名不同,他在中国显示出了令人咋舌的公关以及交流能力。

中国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他治下的央视体育频道经常被人们形容为中国的ESPN。江和平的办公室在央视的老大楼里,与新楼“大裤衩”相比,里面的行政意味更加浓郁。当我在去年12月见到他时,我不得不说那一刻值得玩味。那时他正在和NBA就签订新的转播协议打着拉锯战,而那时候距离12月25日的NBA揭幕战只剩2个星期了。

“想想也挺奇怪,我们就是拿不出一个方案,”江和平说,“要达成转播协议基本已经不可能,今年中国的电视里也许没有NBA。”

在江和平的办公室里,有一张他和奥尼尔、科比的合影,但此刻的谈判问题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双方纠结的关键在于广告:央视今年需要在广告方面做一些改变,而作为合伙人的NBA似乎要分摊一些利益,江和平说:“我们必须要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

NBA和中央电视台的合作起源于1987年,那年威尔森·钱德勒才刚刚出生。那年NBA总裁大卫·斯特恩手持一卷全明星赛的录像带在央视大门口守了很久。而那时斯特恩对中国的经济模式其实一无所知,谁都没能预料到中国能发展得那么快。但斯特恩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NBA的发展离不开全球化,他要让NBA的品牌随着电视转播名扬天下。

从那时起,他每周都会从纽约寄一些录像带给央视,以此来换取一些广告分成。而自从中国经济坐上飞驰的列车,广告对于庞大的中国电视消费群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篮球早在清朝就已经传入中国了,1891年,奈·史密斯先生在马塞诸塞州的春田市发明了篮球。而随着教会在中国扩散,篮球也进入了古老的中国。100年后,央视开始每周播出NBA集锦,从那时起魔术师约翰逊,伯德,还有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的名字才真正走入中国的千家万户。之后,中央电视台和一些地方台都开始购买NBA转播权。

2002年,因为姚明,NBA赢来了它在商业开发上的黄金10年。从那时起,CCTV-5很快就开始了每周4天的NBA转播。虽然比赛的转播是在早上,但是只要有姚明就是收视率的保障,凡是有姚明的比赛,观众人数大约都在3000万左右。

但如今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这个夏天,姚明退役,NBA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球迷感受大玩停摆。江和平在去年12月的时候告诉我:“停摆会毁了NBA联盟的努力。”

停摆对钱德勒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上赛季他在纽约发挥得异常出色,然后作为交易安东尼的重要筹码被送去了丹佛掘金。上赛季结束后,钱德勒满心欢喜地希望能得到一份大合同,他的要求很简单——无所谓是哪支球队,只要能保持自己在联盟中的地位即可。但停摆让一切都落了空,钱德勒开始感到压力和不安,他和经纪人一直在权衡是去意大利还是去中国打球。在停摆刚开始的时候,科比、安东尼和保罗等巨星都嚷着要去CBA效力,甚至科比都收到了一份山西队提供的天价合同,每个月150万美元。中国方面给出的待遇远远高于那些欧洲球队,这暗示着CBA和中国篮球即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但是,中国篮协的掌门人信兰成是一位自负的老派领导者。他的一纸禁令让CBA告别了科比等有合同在身的大牌球员,所有球队只允许签约自由球员,而且他们必须做出本赛季留在中国的承诺。

在打了无数个电话,联系了无数球队后,身在迈阿密的钱德勒最终选择了中国。浙江广厦给钱德勒开出了200万美元的薪水,广厦全队和总经理叶湘玉都指望着他的到来能给球队带来质的变化。而且,钱德勒非常想和广厦主帅克莱门斯合作,因为此前克莱门斯一直是湖人助教,他伴随着科比和禅师走过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有些讽刺的是,克莱门斯也和球员一样——因为停摆他也不得已前来中国执教。

但钱德勒在选择中国前也有过挣扎。意大利俱乐部的合同在NBA开战后就能自动结束。“关于停摆结束后能不能回NBA的问题,我和钱德勒谈了不下15次。克莱门斯nba”他的经纪人说,“我一直告诉他,他会是第一个在职业生涯黄金期就和中国球队签约的人。一旦你与中国球队建立关系,那么你将名利双收。”很快,事实就证明了经纪人的眼光。J.R.史密斯、布鲁克斯、肯扬·马丁一大批处在当打之年的NBA球员纷至沓来。马丁甚至签下了一份CBA历史上的头号合同,据悉他本赛季的薪水至少有250万美元,但可惜马丁最终没有和新疆好聚好散。据钱德勒自己说,中国庞大的“球迷基数”是吸引他的另一大原因。在中国篮球迷的人口就有3亿,这已经和美国的总人口差不多了。科比、詹姆斯、纳什和霍华德在中国的巨大成功,刺激了球鞋的销售,也提高了NBA的知名度。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篮球市场,身在CBA就意味着几亿的人口都会认识你,尽管中国市场的开发还有许多方面的不足。

退役后的姚明活得既忙碌又滋润。现在他和妻子、女儿住在上海最时尚的新天地社区。他经营着一家加利福尼亚的红酒公司,还为保护鲨鱼做着种种宣传,最近据说姚明又开始致力于熊猫的保护。同时,他还在上海交通大学学习,选修了高数、英语以及中国历史。姚明是典型的中国传统体校模式培养出的球员,而他也一直希望能促进体育与校园的合作。“我们必须要在职业联赛和大学生联赛之间架起一座桥梁。”姚明告诉我,“我们需要更多球员,更好的全面发展的球员。”就在上个月,姚明还当选了上海市政协的候补委员,对于NBA而言,现在的姚明早已不仅仅是中国的商业符号。

姚明从未离开过中国篮球,他永远是中国球迷最关注的话题。我曾和篮协的白喜林交流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hrisnewcomer.com/,克莱门斯他认为姚明是个非常大方的人。“过去,他从CBA走向世界;现在他从世界回到CBA,”白喜林笑着说,“他真的很有影响力。”现在,姚明是上海大鲨鱼的老板,那是他职业生涯起步的地方。每当主场比赛时,姚明基本都会出席。我在去年12月的时候就去源深体育馆看了一场球。姚明在第一节中段走进场馆,那时球迷们就纷纷转移注意力,对着姚明拍照呐喊或是傻傻地看着。

我曾问过姚明,关于NBA在中国迷失的问题,他笑了笑,反问道:“就是因为没了我?”姚明很快再次强调了自己的退役不是件大事,因为NBA还有科比、詹姆斯这样的巨星,他们才是中国市场的主流。不过,他也觉得如果中国还能出产NBA巨星,那将再好不过。“当然,那样的话最好了。”姚明说。曾经NBA把希望寄托在易建联身上,但是他们很快发现易建联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至今CBA联赛还是没有下一个“造星计划”。

上海的球市一度非常低迷,姚明说:“中国球迷习惯了吃NBA这道大餐,CBA有时候就显得是粗茶淡饭。”而NBA准备在中国办低级别联赛的想法更是让CBA掌门人李元伟吓了一跳。“他之前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这个事情。”李元伟表示,“斯特恩想和CBA合作这可以理解,但他的这个计划实在太大胆了。”一些CBA的官员告诉我,他们觉得NBA根本不了解中国国情,斯特恩的出发点是想让NBA在中国重现光辉,但这帖药未免太猛了一点。中国改革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滞过,奥运会后中国正在经历传统体育模式的转型,不要低估中国体育的力量和决心,世界通过那气势磅礴的奥运会开幕式就能感受得到。

NBA联盟还希望尽快使他们的正版零售店在中国上马。NBA中国的CEO舒德伟先生就向我展示了一系列计划,包括送中国教练、裁判去美国学习,在中国南部建立篮球学校培养精英。但是对于斯特恩的联赛构想,舒德伟说:“这是一个长远计划,NBA的篮球显而易见是中国最受欢迎的运动。”

NBA现在又发现了一块中国的大蛋糕,那就是网络和电子商务。中国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球迷通过网络观看NBA比赛,在和中央电视台谈崩后,舒德伟就提出了利用网络发布“电子广告”的提案,但相比于CCTV,网络的广告宣传力度和知名度一定会大打折扣。至今NBA方面还未公布本赛季至今的销售报告,但舒德伟却说:“NBA经历风波后会在未来驶上快车道。”

在CBA联赛中,外援一般都赚得比较多,所以他们肩头的任务也就更重,得分篮板一个都不能少。还有一个更有趣的现象,中国球员在联赛期间都会住在俱乐部的集体宿舍里,而外援们却一般住在酒店的总统套房,这样的不平等曾一度使CBA的很多球队陷入麻烦。

钱德勒到中国不久后,他就向球队经理申请废除宵禁,钱德勒带着全队,包括翻译一起外出吃饭、唱K。据说他每天大概要给自己的翻译打3到15个电话。

“我们和普通球员没啥区别,”钱德勒说,“和队友们在一起很开心。”不过当他得知中国球员一年四季都由俱乐部组织训练时,钱德勒震惊得就像去了火星。“这简直就是军队啊。”他说,“从你决定打篮球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每天都要睡在训练馆,每天都只是训练。”联赛进行至今,钱德勒场均贡献26分,10个篮板。过去几个赛季里,总有一些对现实不满的外援趁着春节落跑,但钱德勒选择留在杭州,继续训练。钱德勒说:“我是一个男人,做出了承诺就要坚持。”

“其实挺不容易的,”钱德勒说,“我也希望有人来和我说这赛季提前结束了,你可以回国了。”钱德勒的经纪人预计,当他回NBA的时候,应该会有一份不错的合同。掘金队主帅卡尔似乎非常想念钱德勒。但他何时返美则取决于浙江广厦能在季后赛走多远。

中国球队不像NBA球队那样拥有私人飞机,所以浙江广厦队乘坐的基本上是商业航班,而且还是经济舱。因为身高腿长缘故,钱德勒总是想坐在过道旁,但是空姐都会让他坐回原来的位置,以防意外。“当你和小后卫坐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还不错,”钱德勒说,“但如果是大个子拉莫斯坐在我旁边,那就尴尬了。”

每次打完比赛,钱德勒都会被球迷团团围住,但他只是继续往前走,边走边给球迷签名。“中国球迷很棒,但他们的联赛有点高傲。”钱德勒说,“毕竟这里是中国,你从他们不肯做NBA的下属联赛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的雄心,CBA要做出自己的品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